加关注:

当前位置 : 首页> 正文

研究生开学典礼吴根友教授致辞:做人与做学问

时间:2018年09月10日 发布者: 来源: 查看次数:


各位学友、各位同道、各位领导,下午好!

首先,我代表在岗的教师对于各位学友加盟武汉大学表示热烈的欢迎!作为教师代表在这里发言我也深感荣幸。今天我主要从哲学的角度谈谈“做人与做学问”的问题。希望我的浅见,能唤醒或点燃各位学友对重大人生问题的思考与追问之热情。若有不妥之处,也请在座的各位老师批评指正。

我们生而为人,为什么还要讨论“做人”的问题呢?“做人”是一个动宾结构的短语,它的宾语“人”字,作为一个哲学的概念,究竟包含了哪些内容呢?我们都知道几何学对圆的定义是:从一点到周边等距离的图形。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关于人的定义能够像几何学关于圆的定义那么明确,那么被人普遍接受。如果我们不能像定义“圆”那样给“人”下一个定义,那我们又如何去做人呢?我们知道,“做人”在口头语言上是一个意义非常明白的短语,比如说,这个人会做人,那家伙做人很差劲。但进入哲学分析之后,我们发现它突然变得有问题了,至少意思不是那么清晰明白了。

今年北京大学代表中国政府承办了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这个大会主题的第一次中文表达式就是“学做人”。它的英文表达式是Learning to be human。后来大会组织者觉得中文的表达过于口语化,容易引起歧义,于是又译成“学以成人”。用“成人”代替“做人”,意思就更明白了一些,那就是说,我们每个人虽然生而为人,具备了人之为人的基本生理特征和发展潜质,但还不是一个有自立于世能力的人,更谈不上是一个理想中的人。因此,做人,其实就是要做理想中的人。在孔子那里,立己立人,达己达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做到了这些,才够得上是理想中的人。在孟子那里就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在荀子那里,“成人”就是有“德操”的人:“权利不能倾也,群众不能移也,天下不能荡也。生乎由是,死乎由是,夫是之谓德操。”在我们这个时代,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理想中的人,除了上面所说的那些内容之外,还要有新时代的精神特征。那就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博爱之情怀,科学、民主之态度,克难、攻坚之勇气。因此,“做人”这个动宾结构的短语,包含着极其丰富、深邃的意思。它像一个精神的宝藏,你有多大能力去开掘,它就有多丰富的内容供你开采。

而“做学问”这个短语中的“学问”二字,本来都是动词,《大学》有“博学之、审问之”的说法。在汉语语境中,作为名词的“学问”是知识总和的代名词,引申而言,代表了一切需要探究的对象;如果用英语来表达,它就是to study, to research ,to Investigate ,意思就更清楚了。做学问即是做研究,去探索。那怎么样去做研究,去探索呢?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具体方法非常的不一样,而这两大学科内部的人文学与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中的数学及一切理论科学与实验科学,其方法也是不一样,我们能找到比较通用的方法论吗?也许,荀子《解蔽》篇所说:“以仁心说,以学心听,以公心辩”,可以作为我们做学问的方法论纲领。

上述三句话,用现代汉语来解读,其意思就是:确立一个观点、理论,然后展开推理,或者发明某项专利技术,其道德出发点必须是基于仁者爱人之心,而不能是为了个人发财致富,或者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对于别人的理论、观点,以及提出的新技术思路,抱着谦虚的态度去听,不要动不动就否定别人。要出于一种爱道、护道的良知与别人展开辩论,而不是一味地要在辩论中战胜别人,以显示自己才智高人一等。引申一点来说,有了仁心,我们在科学研究中就不会仅仅为了个人的成功与利益而去不择手段,更不会出现抄袭、造假的现象了。有了学心,我们就不会轻意否定别人,造成误解,而恰恰能够从别人那里吸取有益的东西。有了公心,我们就不会猥琐,而会敢于直面事实,追求真理,在学术研究领域里取得新的突破。

做人,做学问,分开来说是两件事,合起来说是一件事:做人是做学问的基础,而认真做学问的过程也可以培养我们实事求是的精神品格。好的人品才有好的学品。如果在做人方面出了问题,我敢肯定的说,这个人的学问十有八九会半途而废。这一点,当代中外学术界、科学界都有很多现成的反面教材,在此不必列举。

最后,我把清代哲学家戴震的两段话送给大家。“立身有二字,曰不苟;待人有二字,曰无憾。”这两句话,我希望在座的青年学友们以之为做人底线,它与孔子提倡的“忠恕”之道可以相得益彰。

“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自蔽。不为一时名,不为后世名。”

意思是说,当你还是学徒时,不要被各种权威所吓倒;当你成为权威时,不要被自己的成就与名声所蒙蔽,犯下各种低级的错误。不被一时的名利所诱惑,也不被要流芳百世的虚名所诱惑,仅仅是为学术而学术,为真理而真理。

在此基础上,我们还要明白一个道理:所有的学术研究,最终都还是要为人类的幸福生活服务。马克思主义哲学要求我们不断克服现代社会因分工而导致的劳动异化与人的片面发展的缺陷。我们所有的青年学子,也需要自觉地克服现代学科因分工过细而导致的做人做学问的异化与片面发展的不足,让自己突破专业研究的狭隘性,努力做一个具有高尚情操与审美情怀的人。在专业领域做一个既有精湛的专业技能,又有广阔的学术视野的硕学鸿儒。做到这两方面的统一,你们将是我们学校的荣耀,民族的光荣。而这也正是时代的召唤!

愿与大家共勉!

谢谢大家!


吴根友简介:哲学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任哲学学院院长,曾获武汉大学第六届“我心目中的好导师”等荣誉称号。


(摄影:金鑫  编辑:陈丽霞)

(文章来源:武汉大学新闻网)


Copyright © 2014 武汉大学研究生院 - 鄂ICP备1201700804号-1 地址:中国武汉珞珈山 邮编:430072